彩客网双色球推荐

當前位置:論文網 > 論文寶庫 > 教育教學類 > 教育理論 > 正文

新時期日本大學教育改革及其啟示

來源:UC論文網2019-03-16 07:55

摘要:

  一、日本大學教育改革的背景及其主要內容  上世紀短短30年內,日本經濟迅速崛起騰飛,發展成為世界經濟強國。經濟的發展與教育改革的成功是分不開的,教育為日本培養了大量經濟發展所需要的優秀人才,從而為日...

  一、日本大學教育改革的背景及其主要內容


  上世紀短短30年內,日本經濟迅速崛起騰飛,發展成為世界經濟強國。經濟的發展與教育改革的成功是分不開的,教育為日本培養了大量經濟發展所需要的優秀人才,從而為日本經濟的發展提供了強有力的人才保障和技術支持。日本從1947年起就對教育制度進行改革,因政府在政策等方面大力支持教育發展,日本的大學教育改革取得了不俗的成就。在21世紀的今天,經濟高度發達的日本仍然不斷探求大學教育改革,提出新的發展方向。


  新時期日本大學教育改革的背景主要可以歸結為三個方面:首先,囿于傳統的管理體制,日本國立大學的發展缺乏特色,致使其教學和科研水平能力下降,逐步喪失了國際競爭力;其次,高等教育大眾化帶來大學生培養質量下滑。大學中的學子本應是從同齡人中選拔出來的優秀人才,但由于擴大招生人數,大學生不再是社會中的精英階層。加之大學仍然固守原來的教育理念和模式,導致大學的發展停滯不前。此外,日本的高中畢業生人數在逐漸減少,大學的招生情況極為嚴峻,各大學為爭奪生源展開了激烈的競爭。為了吸引學生,大學也必須通過改革強化辦學特色,提高辦學質量,這是當前日本高等教育改革國內環境變化的重要因素。


  從實踐來看,新時期日本大學教育改革的主要內容有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積極推動大學教育國際化。為應對日益發展的全球化競爭形勢,培養具有創造性能力和國際化視野的世界通用型高素質人才,日本政府積極推動大學教育國際化。2002年,日本文部科學省“21世紀COE計劃委員會”重點資助的50所大學113個項目正式啟動,撥款達182億日元。2003年日本經過20年的努力完成了中曾根康弘首相提出的“留學生10萬人計劃”,在短短的20年內日本留學生數量從8116名增加到10萬名。從2005年開始,日本文部科學省不斷出臺相關政策推動日本大學國際化的發展,如《大學國際化戰略本部強化事業》《大學教育的國際化推動項目》《有特色的大學教育支持項目》等政策,促進了日本大學教育國際化的進一步發展。此外,日本政府制定大學向世界拓展計劃,于2011年投入資金22億日元,鼓勵日本大學與亞洲、美國等國家開展大學交流合作,共同開展研究,開發教育項目。同年又投入29億日元,開展大學國際化互聯網的建設工作,具體內容有長期海外留學、海外先進教育研究實踐、國際共同合作、戰略性國際合作、尖端國際合作等項目的支持。[1]同時日本大學也結合自身的特色,制定相應的國際化戰略內容。如著名的私立大學早稻田大學,于2004年4月創立“國際教養學部”,以自身特有的教育模式,走出了教育國際化的新特色。國際教養學部以培養學生國際適應能力、異文化適應能力為目標,以建設不拘泥于特定專門領域的學部為辦學理念。學部三分之一的學生為外國留學生,授課語言主要為英語。為了擴展學生國際視野,日語為母語的學生在學期間海外留學一年為必須課程,在海外大學修得的學分可以兌換為國內學分,確保海外留學不會影響學生正常畢業。學部開設的課程主要有人口、資源、環境等全球性問題,培養學生從全球的角度觀察外部世界能力,增強國際意識。早稻田大學還積極與亞洲各國進行合作交流,展開國際化研究活動。2004年,與北京大學正式成立了“共同教育研究機構”,推進早稻田大學教育國際化的進一步發展。2005年,早稻田大學與北京大學、復旦大學啟動聯合培養雙學位本科項目。2008年,與北京大學達成協議,共享師資與設施等資源,開辦“環境與可持續發展學”領域的聯合研究生學院。


  第二,國立大學法人化改革。長期以來,國立大學作為文部省的附屬機構,沒有經營的自主性和靈活性。為了賦予大學自主經營運作的權力,使其更容易發揮教育特色,日本政府在2004年將國立大學改為“國立大學法人”。通過“法人化”改革,使國立大學擁有獨立的法人資格,可以自行制定辦學理念、目標、規劃等各項事宜,自主決定各項預算,強化了大學的自我責任,確保了其實現機動、自律的經營。這樣各個國立大學可以從大學整體考慮最大限度地進行資源合理化配置。財政方面,國立大學必須依靠各校自己收取的學費等來維持學校的正常運營。大學的財務管理采用企業會計制度,改變以往模式。人事方面,管理層引進校外人士,建立新的運營機制,聘請校外的有識之士和專家擔任董事,參與學校的管理以及校長考核委員會。《國立大學法人法》第14條規定:“校長在任命理事及文部科學大臣在任命監事時,所任命的理事與監事中必須包含非該國立大學法人管理人員或職員的人員。”讓校外人士進入國立大學的管理組織,并參與國立大學的經營,其目的是在運營管理中體現社會的看法和智慧,建立起一種面向社會的公開透明的大學運營體制。同時,實行非公務員制的新的人事管理制度,教師的聘用采用公開招聘制和任期制,大學教師不再是國家公務員。實行工薪與能力、業績掛鉤,放寬對教師兼職的限制。這樣有利于優秀人才脫穎而出,增強教師的競爭意識,使大學充滿活力。評估方面,由第三方評估機構公開、公正地站在第三方的立場客觀地對大學的教育研究成果進行評價。評價檢查結果被反映到大學資源分配中,公開評價結果、財務和教育研究信息,以此提高評價的客觀性,彌補大學自我評價的不足,促進各大學之間的競爭,從而提高了大學教育研究質量。第三,推進產學研一體化。為了順應全球經濟一體化的趨勢,滿足日本乃至國際社會對人才的需求,日本大學對人才培養目標做出了相應的改革,更加重視培養創造型、解決型人才,努力培養更多高度專業化的職業人才。2004年的國立大學法人化又賦予了日本大學“研究成果的社會還原”使命。“研究成果的社會還原”是指將大學的研究成果應用于社會,使其創造出經濟價值和社會價值,開展大學和產業知識的連環共創,不斷革新研究成果。產學研一體化就是把“學”的研究成果應用于“產”的一種過程。為了加強產學研合作,日本政府出臺了很多制度和計劃,對合作的內容、經費的負擔、設施設備的利用等都做了相應的規定,為合作的健康發展創造了有利環境。2000年日本政府頒布《產業技術力強化法》,規定在一定的條件下,大學教師在將自己的技術發明成果轉化時,可以在企業兼職,接受顧問費。此項規定再一次放寬了大學教師在企業兼職的條件,從而調動了大學教員參與企業合作的積極性。2006年3月日本政府出臺“第三期科技基本計劃”,把產學研合作視為日本實現技術創新的重要手段。文部科學省根據“第三期科技基本計劃”中關于推進產學研合作的要求,出臺了“產學共同研究成果創新化事業”、“獨創性研究成果實用化事業”和“產學研合作活動高度化促進事業”三項事業。[2]日本大學產學研合作有多種形式,如共同研究、委托研究、委托研究員制度、捐贈制度、設立共同研究中心等。日本大學還與當地企業合作,開展產學聯合人才培養模式,建設校外緊密合作型實訓實習基地,為學生提供實踐操作的技能訓練平臺和場所。大學與當地企業保持密切合作關系,將實踐教學與企業的實際生產結合起來,很多的學校課題研究與實際生產有關,研究的成果可以直接應用于生產,從而將理論知識與實踐操作有效地融合。這種產學研一體化的培養模式,實現了資源優化配置,有利于學生將所學到的知識應用于實踐當中,同時又不斷在實踐中總結經驗,真正做到理論和實踐相結合。2000年以后,日本60%以上大學與企業聯合,建立了共同的研究中心。大學及研究所與企業間的各種產學研合作項目逐年增加,已經形成了完善和穩固的合作體系。[3]


  第四,大力發展研究生教育。經濟高速增長時期結束后,日本的經濟發展戰略從“追趕型”轉化為自主高端技術的科技強國發展戰略,重視培養高度專門化的職業人才。作為高等教育的最高層次,研究生教育是培養高層次專業人才和創新人才的有效途徑。因此,日本政府采取了一整套行之有效的改革政策,將高等教育的重點放到以培養高層次學術人才為目標的研究生院。日本政府把創建“知識型社會”列為國家重要戰略,以建設世界一流的研究生院為目標,發展高質量的研究生教育。2005年,日本中央教育審議會發表了名為《新時期的研究生教育――面向構筑具有國際影響力的研究生教育》的報告。2006年,日本文部科學省發布了日本高等教育史上第一個《研究生教育振興政策實施綱要》(2006-2010),系統地制定了有關日本新時代研究生教育的實施方案,明確了日本研究生教育改革的主要方向,包括“研究生教育的實用化(強化教育課程開展的系統性)”、“保證國際上的通用度和信賴度(研究生教育的質量)”、“形成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卓越的教育研究基地”。[4]同年文部科學省頒布的第三期《科學技術基本規劃》(2006-2010)指出,通過迄今為至的研究生院量的整備,10年間研究生數量的增長超過了兩倍,今后的主要任務為加強研究生教育質量的建設。各研究生院應以重視科研課題探究能力培養的教育為基礎,教育的目標是使學生能夠獲得高度專業化和視野開闊的研究生教育。由此可見,日本由擴展研究生教育發展規模到開始注重提升質量,對研究生教育質量提出了很高要求。2011年,日本文部科學省又制定了《第二次研究生教育振興政策實施綱要》(2011-2015),該綱要制定了文部科學省重點實施的決策,再一次為日本研究生教育和改革指明了方向。另外,日本政府不斷加大對研究生教育的財政扶持力度。首先,對重點研究生院和研究教育基地加大了財政扶持力度。為構建世界超一流大學研究院,日本實施了兩項計劃。一項是“超一流博士課程教育計劃”,這項計劃在2011年度的經費預算為39億日元。另一項是“21世紀COE(CenterofExcellence,卓越研究基地)計劃”,2011年投入該計劃經費為237億日元;其次,改善包括博士研究生在內的研究人員的研究環境,對學術型研究生特別是博士研究生給予經濟上的大力支持。根據2007年《研究生教育振興政策實施綱要》,各研究生院要向博士研究生提供助教和助研的崗位和機會,不斷強化學校對研究生的經濟補助,使他們能夠安心學習。日本政府承諾提供助教和助研活動順利開展的資金,并對各研究生院實行的獎學金、學費減免等助學政策實施情況進行調查。并且每年由文部科學省公布調查結果,以此監督和促進各研究生院對研究生的支持經濟制度的完善。[5]


  二、對我國大學教育改革的啟示


  在經濟全球化發展趨勢中,高等教育面臨著挑戰和機遇并存的局面,培養高素質專業人才、應用型人才已成為世界各國高等教育的重要使命。雖然中日兩國的國情和社會制度不同,但我國的高等教育也面臨著很多與日本相似的問題,有些問題在我國當前乃至將來的改革過程中也是有可能出現的。日本高等教育發展改革的經驗和教訓可以為我國高等教育的改革發展提供一些有益的啟示。


  第一,進一步擴大高校辦學自主權。日本國立大學法人化改革使日本國立大學同歐美大學一樣具有了獨立的法人資格,大學可以自主地實施有效的運營管理,發展各大學的特色,此措施推進了具有國際競爭力的高水準大學的建設。1998年我國《高等教育法》早已明確了高等學校的法人地位,規定了七項高等學校辦學基本自主權,包括招生自主權、專業設置自主權、教育管理自主權、科研自主權等。在擴大高校自主權方面我國取得了一定的進步,但由于辦學自主權沒有得到落實,所以高等學校總體上說仍然是束縛重重。國務院前總理溫家寶在聽取科教文衛體各界的10位代表對《政府工作報告(征求意見稿)》的意見時深有感觸地說:“一所好的大學,在于有自己獨特的靈魂,這就是有獨立的思考、自由的表達。千人一面、千篇一律,不可能出世界一流大學。大學必須有辦學自主權。”2013年全國兩會上,教育部部長袁貴仁表示,教育部將簡政放權,一方面讓省級政府有更大的教育統籌權;另一方面,擴大和落實高等學校辦學自主權。可見,落實和擴大高校辦學自主權日益受到關注和重視,其已成為我國高校教育改革的一個十分迫切的課題。當前我國高校辦學自主權改革存在兩方面的制約因素,一是我國宏觀管理機制、教育法律法規尚未健全,二是高校自主辦學機制不夠完善。對此,首先為了適應社會經濟發展和高校發展的需要,我國政府應轉變政府職能,轉變對高校的管理模式和方式,分離政府與高校權力,落實和擴大高校辦學自主權。要完善教育法律法規,加強教育立法、教育執法,為高校辦學自主權提供法律上的保障。當然“辦學自主權”是個相對的概念,不等于高校可以放任自流,高校的權利限度和范圍必須受到一定的約束,要受到法規的制約,政府應對高校進行政策指引、有效監督,發展完善高等教育的評估體系等制度。其次,高校領導和管理人員要有自主意識、自主能力,要有明確的辦學思想和辦學理念。在政府教育方針、政策的指導下,保證學校正確的辦學方向,擔起辦學的職責。第二,積極應對增加學生數量和保證教育質量之間的矛盾。基于我國經濟建設和社會發展的需要,從1999年起,我國開始擴大高校招生數量,高等教育規模迅速增長。高等教育大眾化使數百萬人享受到了高等教育的機會,滿足了人民群眾對高等教育日益增長的需求,促進了我國人力資源開發水平的提升,推動了我國經濟社會的持續快速發展及綜合國力和國際競爭力的快速提高。但高等教育大眾化進程中也面臨著很多矛盾和問題,大眾化帶來了高校辦學資源緊張,教學管理壓力巨大等問題,由此引發了增加學生數量和保證教育質量之間的矛盾。針對高等教育大眾化引發的教育質量危機問題,日本新時期以來一直把提高教育質量作為高等教育改革發展的核心任務,出臺了多項法規,采取了多種措施。我國應借鑒日本的經驗并結合本國的實際情況來解決高等教育大眾化所帶的種種問題。首先,高校應該轉變觀念,確立新的辦學理念,根據自己的特色創新辦學模式。加快進行專業改造和建設,進行課程設置和課程內容的改革。充實教學資源與設備,加強基礎設施建設。其次,改善師資力量,加強師資隊伍建設,構建科學合理的教師評價體系。在教師評價體系中應該理順教學與科研評價之間的關系,使教師能夠既重視教學又重視科研。此外,重視學風建設也是高校提高教育質量的有效手段。高校教師應從自身做起,以優良的教風促進良好學風的形成。良好的學風可以促進高校學生素質的提高,提高學生的核心能力,從而達到提高教育質量的目的。


  第三,加強產學研合作制度的建設。日本近年來采取了各種各樣的改革措施,引導和支持大學與企業之間的合作,讓大學走出“象牙塔”。產學研合作在日本社會的經濟發展及科學技術發展中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推動了大學和企業的發展。目前我國經濟發展正處在轉變增長方式的關鍵時期,產業發展急需科學技術的支撐,而學術界也需要將自己的研究成果應用于實際。我國的產學研合作雖取得了一定的成績,但有關產學研合作的政策法規還不完善。我國政府應借鑒日本產學研合作模式和成功經驗,并結合我國現階段具體國情,制定完善相關法律、法規,出臺各種激勵政策和扶持政策,引導產學研密切結合,為合作創造良好的環境與條件。此外,我國政府應努力調動企業與大學聯系的積極性,充分發揮政府在產學研合作中的引導協調作用,為合作提供各種支持,主要是提供資金和技術支持,協調好各方利益,從而推動產學研合作的健康運行。作者簡介:王博(1978-),女,遼寧鞍山人,天津外國語大學講師,研究方向:日語語言和教育。

核心期刊推薦


發表類型: 論文發表 論文投稿
標題: *
姓名: *
手機: * (填寫數值)
Email:
QQ: * (填寫數值)
文章:
要求:
彩客网双色球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