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客网双色球推荐

當前位置:論文網 > 論文寶庫 > 法學法律類 > 民法 > 正文

新勞動法效力幾何?

來源:UC論文網2019-04-02 10:45

摘要:

  2008年1月1日起生效的《勞動合同法》,是為更好地保障勞動者權益而制定。針對新法如何更有力地保障中國勞工,以及為什么說中國不是世界上勞動權益最差的地方等問題,《新聞周刊》的喬納森?亞當斯,采訪了華盛頓特區公平勞動協會總裁兼CEO奧勒特先生。  撇開共產主義理想不談,目前的中國還被認為是一個沒有完全保護勞動者權益的國家。2008年1月1日起生效的《勞動合同法》,正是為更好地保障勞動者權益而制定...

  2008年1月1日起生效的《勞動合同法》,是為更好地保障勞動者權益而制定。針對新法如何更有力地保障中國勞工,以及為什么說中國不是世界上勞動權益最差的地方等問題,《新聞周刊》的喬納森?亞當斯,采訪了華盛頓特區公平勞動協會總裁兼CEO奧勒特先生。


  撇開共產主義理想不談,目前的中國還被認為是一個沒有完全保護勞動者權益的國家。2008年1月1日起生效的《勞動合同法》,正是為更好地保障勞動者權益而制定。


  不過,這部法律卻在國內引起了軒然大波。很多公司抱怨說,《勞動合同法》的實施抬高了中國的勞動力成本。一些生產規模較小的企業,因為大陸的生產成本變高,眼見利潤率壓縮至極限。


  這部傾向于勞動者的法律也引起了全球許多勞工組織的關注。畢竟,中國作為世界工廠,已經成為全球化中許多問題的焦點和不安全感的源頭。


  在過去20年里,中國經歷了爆炸性的經濟增長,吸引了全世界的資本,也增加了很多的工作崗位。沒有任何一個其他的工業化國家曾經同時在生產鏈的高端和低端創造過這么多工作崗位。從基本的裝配工作到上層的工業管理和服務,中國正在創造世界性的規范和行業標準。不論是在富裕的國家還是貧窮的國家,幾乎全世界每一個縫隙和角落里的勞動者都已經感受到中國的影響。


  總部設在華盛頓特區的公平勞動協會總裁兼CEO奧勒特?范?荷登近日訪問了中國,他第一個了看到了新法的影響。針對新法如何更有力地保障中國勞工,以及為什么說中國不是世界上勞動權益最差的地方等問題,《新聞周刊》的喬納森?亞當斯對奧勒特先生進行了采訪。


  《新聞周刊》:為這部新法的通過,像您這樣的外國勞工人權團體向中國施加了多大的壓力?


  奧勒特?范?荷登:坦率地說,很少。顯然,中國政府已開始注意全世界對中國勞工權益保障狀況的看法,但我個人覺得,制定該法令的動機幾乎都是來自國內。政府看到了明顯的不滿和不安的跡象,比如礦山和建筑工地這幾年越來越備受關注。


  正是城鄉之間、就業者和失業者之間、國內和出口之間越來越大的差距,以及明顯的非法雇傭工人情況,使這種不滿日益加劇。所有這些都是社會不安定的來源。中國政府剛剛意識到這種不安定是自己無法負擔的,于是,他們決定尋找這些問題的根本原因,后來發現,原因就是勞動合同缺失。


  《新聞周刊》:企業都在抱怨他們的勞動力成本提高了40%。


  奧勒特?范?荷登:勞動力成本并沒有提高這么多。成本的增長是由很多因素引起的。因為勞動力市場緊張,工資也在不斷上升,這種狀況已經持續多年。當然,現在企業必須簽下許多工人,為提高福利而減少工資。但這將會形成一個更為穩定和高效的工作環境。以前,一些地方每年的員工流動率大約是百分之百,我們很難估計那些培訓新人的花銷到底有多大。長久以來,各家公司都在為這種不穩定的勞動力而大出血。


  《新聞周刊》:您接觸過的那些設在中國的公司作何反應?


  奧勒特?范?荷登:我當然聽到很多關于成本越來越高的抱怨,比如政府把高額的社會成本加在了企業身上什么的,他們希望政府能夠多承擔一些社會保障。我不認為單單一部法律就能帶來40%的成本增長。


  但毫無疑問,這個成本壓力是巨大的,并且有連帶作用。對于低成本的組裝業務公司來說,他們中的一些人可能會撤出中國,這是肯定的。但我想,中國政府不會在意的,他們想要推進高附加值的生產模式,不想再依靠低成本裝配。他們希望看到企業朝產業鏈的高端發展。


  《新聞周刊》:中國有很多法律只是流于形式而并沒有執行。你覺得新的《勞動合同法》能在多大程度上改善中國的勞工標準?


  奧勒特?范?荷登:沒錯,實施和執行一向是中國勞動法最薄弱的一環,但我們從未發現,中國有哪項法令引起了全社會這么大的關注,甚至連工廠工人都在討論它。


  還有一點,新法不依賴外部執法。一旦簽訂勞動合同,就會有各種渠道向勞動者開放,包括勞動部門、勞動法庭,或其他申訴機制等。所以,這確實是一種解決的途徑。


  正如政府所說:“我們將會在勞動者和用人單位之間訂立合適的合同,并且給予勞動者執行合同的能力。”這種效果立竿見影。有用人單位對承擔法律規定的義務感到恐慌,因此,他們試圖裁員或者選擇雇傭外包工人。工人們為此罷工,表示“不會接受這種事”。


  比如擁有一個巨型紙業公司的中國著名女富豪張茵,想雇傭外包警衛員和保潔員,但不簽用工合同,結果遭到了員工罷工抗議。這是一個象征性的事件。中國政府想借此告訴大家:即便是最富有和最有實力的女企業家,也不能回避這項法令。


  《新聞周刊》:中國已經有了這么大的變化,您現在是否轉向關注其他地方的勞工標準,比如越南?


  奧勒特?范?荷登:我們一直期望各國都有平等的勞工待遇。統計報告顯示,在世界范圍內,平均每個工廠有17―18件非法案件。這些獨立審計告訴我們,這些工廠里正在發生什么事。在南亞,平均一個工廠有37件非法案件,問題最嚴重的國家是印度、孟加拉國、巴基斯坦和斯里蘭卡。中國其實稍低于國際平均水平,大約是15件或16件。


  《新聞周刊》:您對中國降低這個數字有多樂觀?


  奧勒特?范?荷登:我很樂觀。從某種意義上說,還有很多人對這一法律很關注。我認為,工廠必須引進新的管理體系,以使這項法令能夠得到切實執行。現在有很多地方還沒有這樣的體系,企業還需要時間去適應它。


核心期刊推薦


發表類型: 論文發表 論文投稿
標題: *
姓名: *
手機: * (填寫數值)
Email:
QQ: * (填寫數值)
文章:
要求:
彩客网双色球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