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客网双色球推荐

當前位置:論文網 > 論文寶庫 > 法學法律類 > 民法 > 正文

淺析婚姻家庭法中保護兒童最大利益原則

來源:UC論文網2019-04-02 17:20

摘要:

  [摘要]兒童由于其身體及心理方面的原因都處于社會的弱勢地位,為保護他們的合法權益,促進其健康成長,國家出臺了法律對其權益進行保護,并且確定了保護兒童最大利益的原則。但在現實中我們發現,該原則的具體實施面臨很大的困難。本文擬從該原則的含義、歷史沿革、存在問題、解決途徑等方面著手進行探討,以期為該問題的解決尋求一條可行的途徑。  [關鍵詞]兒童;最大利益;保護  [中圖分類號]D913[文獻標識碼...

  [摘要]兒童由于其身體及心理方面的原因都處于社會的弱勢地位,為保護他們的合法權益,促進其健康成長,國家出臺了法律對其權益進行保護,并且確定了保護兒童最大利益的原則。但在現實中我們發現,該原則的具體實施面臨很大的困難。本文擬從該原則的含義、歷史沿革、存在問題、解決途徑等方面著手進行探討,以期為該問題的解決尋求一條可行的途徑。


  [關鍵詞]兒童;最大利益;保護


  [中圖分類號]D913[文獻標識碼]A[文章編號]1005-6432(2011)35-0155-02


  作者:徐淑嫻,張露


  1保護兒童最大利益原則概述


  1.1概念及歷史沿革


  保護兒童最大利益原則,用《兒童權利公約》中的話來定義,即為“關于兒童的一切行動,不論是由公私社會福利機構、法院、行政當局或立法機構執行,均應以兒童的最大利益為一種首要考慮。”也就是說,任何主體在實施與兒童有關的行為時,均應該首先考慮兒童的利益。簡單的說,就是為了一切兒童、為了兒童的一切、一切為了兒童。


  綜觀親子關系的沿革史,大致可以看到其經歷了古代的“家本位的親子法”、近代的“親本位的親子法”、現代的“子女本位的親子法”的發展進程。隨著家庭領域中父母子女關系的立法原則由父母權利本位向子女權利本位過渡,20世紀中后期,西方國家在父母子女關系上開始將維護子女最大利益確立為一項重要的原則。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1950年《婚姻法》第一次將“保護婦女兒童的合法權益”作為原則之一予以規定。1980年《婚姻法》將“保護婦女兒童合法利益”的原則擴大為“保護婦女、兒童和老人的合法利益”原則。1991年9月4日,我國頒布了《未成年人保障法》。該法規定:“國家保障未成年人的人身、財產和合法權益不受侵犯”,并規定了具體措施。2001年4月第九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21次會議通過了修改1980年《婚姻法》的決定。修正后的婚姻法除保留原有的規定外,在總則中增加了禁止家庭暴力、家庭成員之間應該敬老愛幼、互相幫助的規定,在“家庭關系”一章中,將原來的“父母有管教和保護未成年子女的權利和義務”,修改為“父母有保護和教育未成年子女的權利和義務”;將原來的“非婚生子女的生父,應負擔子女必要的生活費和教育費的一部或全部,直至子女能獨立生活為止”,修改為“不直接撫養非婚生子女的生父或生母,應當負擔子女的生活費或教育費,直至子女能獨立生活為止”;并在第四章“離婚”中增加了“離婚后,不直接撫養子女的父或母,有探望子女的權利,另一方有協助的義務……”的規定;在新增的第五章“救助措施與法律責任”中增加了關于制止家庭暴力的有關規定。從而確立了新型的、以保護未成年子女合法利益為原則、父母子女間平等、相互扶養和相互繼承的親子權利義務關系。


  1.2規定該原則的原因


  (1)歷史原因。15世紀在意大利興起、16世紀在歐洲盛行的文藝復興運動,將人文主義作為其指導思想和核心精神,強調人性和人的價值,要求享受人世的歡樂,肯定人的個性解放和自由平等,推崇人的感性經驗和理性思維。這場文化革命,使人類開始重視人的價值,也使人類社會一步步走向男女平等、成年人與兒童平等的現代文明社會。


  中國素有愛護兒童的良好傳統。孟子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但中國固有的傳統小農經濟和專制政治的模式,重義尚德輕利的非主體意識的價值觀一直占據主流,對兒童的關愛始終僅僅是從德和仁的角度出發。在幾千年的奴隸、封建等級社會里,“父為子綱”成為人們尊崇的生存信條,只有孝順父母,接受父母之命,聽從父母之意的人才可以生存下去。在這樣的社會里,子女的權利受到了完全的疏忽。社會一直發展延續至今,這樣的觀念在人們心里根深蒂固,忽視子女的利益也成為一種再正常不過的現象。然而,今天我們所要構建的社會是法治社會,是人人平等的現代文明社會,因此,規定和貫徹實施保護兒童最大利益原則是社會發展的必然要求。


  (2)社會原因。現在社會中未成年犯罪比例居高不下,未成年吸毒的人數年年上升,未成年少女懷孕、未成年媽媽……一系列的問題已經越來越嚴重,而這些問題都有一個共同的根源,這就是未成年子女的利益長期受到忽視。“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死亡。”當這種壓抑到了一定程度而完全爆發的時候,社會混亂也成為一種必然。國家要發展和壯大,首先要的是國內社會生活的和諧與穩定,因此,保護兒童最大利益原則是國內社會生活穩定的內在需要。


  (3)法律原因。法律是公民權利的保障書,是社會公平的保證。法律的宗旨是公平、正義和民主。“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我國憲法規定的一項基本原則。兒童作為法律調整范圍內的一分子,當然享有法律規定的權利。因此,保護兒童最大利益原則是法律保護的應有之意。


  2在實施中存在的問題


  2.1不確定性的問題


  (1)運作標準和相關概念的界定不確定。我國所有關于兒童利益保護的法律的運作標準、“最大利益”的界定都是不確定的、含糊的和隨意的,在很大程度上,對該原則的運用和運作都是依賴于法官的價值判斷。而每個法官的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都是不同的,由此產生的價值判斷當然也是不同的,而“使用一種不確定的標準將導致家庭和國家之間責任分配的不合理。”這種不確定使得未成年人的利益在受到保護時將會受到諸多不確定的因素的影響,這些不確定的因素包括涉及兒童利益的爭議雙方的經濟實力、社會地位、社會關系等。在這些因素的影響下,法官所作出的所謂的實現“兒童最大利益”的法律文書就極有可能損害了兒童利益,而不是保護了兒童利益。


  (2)最大利益所指向的主體不確定。我國所有的法律條文中都沒有明確的指出利益所針對的主體是個別兒童還是兒童群體,因為,不同的公正考慮導致的將是不同的利益分配。在這個問題里,我們還應該分幾種情況來考慮。首先,對于個別兒童來說,它所指向的對象究竟是什么樣的兒童,是一個正常的兒童,還是患重病,或者是處于非常時期的兒童(比如即將參加中考、高考的兒童)。其次,對于兒童群體來說,它所指向的對象究竟是什么樣的兒童群體,是生活環境差不多的,還是層次參差不齊的。對于這些問題的規定不確定也不利于對兒童利益的保護。


  2.2權利沖突問題


  現代社會發端于人的理性啟蒙和個性解放,但在相當長的時間里兒童卻被排斥于權利主體之外。幸運的是,與社會權利增長和集體福利制度生成相伴隨,作為弱勢群體的兒童的利益得到了關懷。這表明兒童的利益與社會的進步與發展,以及人類追求公平和正義的進程是相依相伴的。但是,在“最大利益”原則的運用過程中,經常會發生個體利益與集體利益、兒童權利與成人權利之間的權利沖突。


  2.3“兒童最大利益”原則沒有全面落實


  政策、責任和資金方面的問題很多,兒童的生存、保護和發展方面存在的問題還比較突出。如兒童生存環境不佳,身體健康狀況面臨威脅,兒童隱私權、受教育權等權利受到侵犯的現象比較常見,家庭暴力、學校性侵犯等問題時有發生。


  3解決途徑


  3.1設立專門的保護子女最佳利益的機構


  國外的立法中都有專門的保護子女最佳利益的機構,如美國的子女委員會、德國的家庭法院等。然而在我國,目前還沒有一個明確的機構或者組織在做未成年的保護的工作,僅僅是在《未成年保護法》第五條第二款中規定:“保護未成年人,是國家機關、武裝力量、政黨、社會團體、企業事業組織、城鄉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未成年人的監護人和其他成年公民的共同責任。”由此可見,在我國,目前行使保護未成年責任的機構包括國家機關、政黨機構、社會團體、企事業組織、家庭及學校。然而,這些機構的最基本、最主要的職責并不是保護未成年利益,而僅僅是把保護未成年利益作為這些機構的一項社會義務和責任,這樣的規定和制度導致的后果是即使這些機構不履行保護未成年的義務,其于法追究也無須承擔嚴重的法律責任,至多只是承擔不利的社會評價而已。因此我國目前的未成年人保護機構不專業,不體系,不足以保護兒童利益。兒童在心智和經濟上均屬弱勢,當他們的權利遭到父母或監護人侵犯時,沒有能力進行自我救濟,在這種情況下,設立專門的保護機構可以幫子女實現利益。


  3.2確立“兒童利益最大”、“兒童福利至上”等以兒童為權利主體的價值觀念


  我國對“兒童是權利主體”的觀念認識不夠,兒童利益最大原則在社會各個領域也未得到充分的重視。從古至今,我國的優良傳統美德里就有一條“尊老愛幼”,但在生活中,我們更強調“尊老”而忽視了“愛幼”,很多情況下,甚至可能會出現為了“尊老”而虐幼的情況。


  3.3立法上將運作標準、相關概念和最大利益所指向的主體明晰化


  筆者認為,“兒童最大利益”是一種價值體系,它不僅包括各種人身權利和財產權利,還應包括福利、醫療、教育及參與等權利。我國應在立法中用法條或司法解釋的方法對“兒童最大利益”進行解釋。


  3.4立法和司法過程中嚴肅解決利益沖突的問題


  在“最大利益”原則的運用過程中,經常會發生個體利益與集體利益、兒童權利與成人權利之間的權利沖突。這時就應該在立法和司法中嚴肅解決這種沖突。兒童作為弱勢群體,于情于理均應得到特別的照顧。因此,在立法中應明確規定,當兒童利益與國家利益、集體利益及父母利益發生沖突時,優先保護兒童利益。


  3.5對“兒童最大利益”進行規則性的規定


  “兒童最大利益”在我國法律中是以原則形式出現的,而我國法律的適用規則中有一條是“窮盡規則方能適用原則”。這樣的規定使得“兒童最大利益”原則的適用受到極大的限制,不利于保護兒童利益,因此,對“兒童最大利益”進行規則性的規定是對兒童利益進行實質保護的保證。


核心期刊推薦


發表類型: 論文發表 論文投稿
標題: *
姓名: *
手機: * (填寫數值)
Email:
QQ: * (填寫數值)
文章:
要求:
彩客网双色球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