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客网双色球推荐

當前位置:論文網 > 論文寶庫 > 數學教育類 > 高中數學 > 正文

時間的微積分

來源:UC論文網2019-04-04 09:54

摘要:

  曾在報紙上看著名編劇石康先生講過這樣一個故事,說的是他在散步時,遇到一個三十來歲的年輕人。在街上擺了九個碗,用一雙飯館里隨處可見的一次性筷子,敲擊出“叮叮當當”的簡單音樂。走近后,發現他演奏的竟是貝多芬的移《吹樂頌》。在他面前有一張紙,寫著他發明了這套把戲。他原是某藝術院校的學生,希望有一天能夠錄制世界上第一張用碗演奏的唱片。目前,他只能向往來穿梭的行人要飯。石康往那碗里放了十元錢,準備把這件...

  曾在報紙上看著名編劇石康先生講過這樣一個故事,說的是他在散步時,遇到一個三十來歲的年輕人。在街上擺了九個碗,用一雙飯館里隨處可見的一次性筷子,敲擊出“叮叮當當”的簡單音樂。走近后,發現他演奏的竟是貝多芬的移《吹樂頌》。在他面前有一張紙,寫著他發明了這套把戲。他原是某藝術院校的學生,希望有一天能夠錄制世界上第一張用碗演奏的唱片。目前,他只能向往來穿梭的行人要飯。石康往那碗里放了十元錢,準備把這件事寫到戲里。等他休息時,石康問如何聯系他,他告訴石康一個QQ號。他說:“我只有這個聯系方式,而且很少上網。我在流浪。”


  石康最后說:“在要飯時還想到錄唱片,我想,這是一個不失信心的年輕人。”


  而我驚嘆的是,原來生命真有那么多種可能性。有人選擇著書立說,有人選擇功成名就;有人選擇都市,有人選擇沙漠……只要忠于自己的內心,就無所謂對與錯了。


  但無論哪一種選擇,都應該把握好一個最基本的原則,那就是生命有限,把握當下。


  [例文一]


  每天都是特別的日子佚名


  多年前我跟高雄的一位同學談話,那時他太太剛去世不久。他告訴我,他在整理太太的東西時發現了一條絲質的圍巾,那是他們去紐約旅游時在一家名牌店買的。那是一條雅致、漂亮的名牌圍巾,價格卷標還掛在上面,他太太一直舍不得用,她想等一個特別的日子才用。


  講到這里,他停住了,我也沒接話。好一會兒后他說:“再也不要把好東西留到‘特別的日子’才用。你活著的每一天都是特別的日子。”


  后來。每當我想起這句話時,常會把手邊的雜事放下,找一本小說,打開音響,躺在沙發上,抓住一些自己的時間。我會從落地窗欣賞淡水河的景色,而不去管玻璃上的灰塵;我會拉著太大到外面去吃飯,不管家里的飯菜該怎么處理。生活應當是我們珍惜的一種經驗,而不是要挨過去的日子。


  我曾經將這段談話與一位女士分享,后來見面時,她告訴我她已不像從前那樣把美麗的瓷具放在酒柜里了。以前她也以為,名貴的瓷具要待特別的日子才拿出來用,后來發現那一天從未到來。“將來”、“總有一天”這樣的詞,已經不存在于她的字典里了。如果有什么值得高興、得意的事,她現在就要聽到、看到。


  我們常想跟老朋友聚一聚,但總是說“找機會”。我們常想擁抱一下已經長大的孩子,但總是在等適當的時機。我們常想寫封信給另外一半,表達一下濃郁的情意,或甚至想讓他知道你很佩服他,但又總是告訴自己不急。


  其實每天早上我們睜開眼睛時,都應該告訴自己這是特別的一天。


  每一天、每一分鐘都是那么可貴。有人說:你該盡情地跳舞,好像沒有人在看你一樣;你該盡情地愛人,好像從來不會受傷害一樣。


  (選自《青年參考》2010年5月14日)


  這篇短文抓住了人們一種普遍的心理,好東西要留著,給特別的日子和特別的人。我猜想大家都有過這樣的想法吧,特別是我們的長輩們。以前有很多的文章都在寫爺爺奶奶或是爸爸媽媽如何為了兒女付出,自己卻節衣縮食什么都舍不得。我們在讀那一類作品時,更多的是感動中夾雜著一絲悲情。而這一篇作品,我們同樣感動,卻多了一絲的寬慰。


  其實,愛有很多種表達方式,有一種,就是要先學會愛自己。并且讓自己的親人朋友們知道,放心,我很懂得愛自己。這份愛,少了很多的擔憂和牽掛,卻多了一份難得的踏實和滿足。


  [例文二]


  傘下――肩雨馬德


  那天,下著雨。


  迎面走過來兩個人。是兩口子,很年輕。他們走得很匆忙,一邊走,一邊說著什么。他倆共打著一把傘,傘在女人的手里。男人又高又胖,女人把傘舉得高高的,故意把傘蓋傾向男人一邊。


  男人只顧往前走著,一邊走,一邊和女人說話,


  他們經過的時候。我看見,女人的右肩上,落了一肩的雨。但,男人不知道,男人只顧說話,只顧向前走路。


  一瞬間,人生走過。然后雨過,然后天晴,然后,那一肩的雨風干。只要女人不說,男人永遠不會知道這一切。


  下面這個故事的主人公是一個年輕人,在一次誤操作中、他被工廠的機器壓殘了雙腿。為此,他要死要活地鬧了好長一陣子。那一段時間,母親戰戰兢兢,小心陪侍著他。


  好不容易,他從這場災難的陰影中走出來,開始搖著輪椅四處轉轉。有人勸母親,說,趁孩子年輕,帶著他去好看好玩的風景名勝區看看,多見見世面吧,或許,他會好些。母親搖搖頭,說,家里挺好的,我們哪兒也不愿意去。


  起初。年輕人不以為意,母親怎么說,他就怎么聽。


  有一天。年輕人被網上的一組照片驚呆了。他突然對母親說。媽,我想去黃山!母親一怔,呆了一會兒,說,孩子,咱們哪兒也不去。家里就挺好的。


  誰知道。這一次年輕人突然憤怒了,他咆哮著對母親說,你哪里也不帶我去,你想把我憋瘋啊,我看你是舍不得花錢!


  母親像是做錯了什么,站在一邊,一句話也不敢說。之后的日子,他動不動就和母親耍性子。然而,無論他怎么鬧,母親只是悶著頭做事,一句話也不說。


  人們都說,這當母親的。也太摳門兒了!


  幾年后,他成了家,有了妻兒,還開辦了一家效益不錯的小工廠。一天。在飯桌上,一家子吃飯。他提議說,媽,現在咱家條件也好了,一家人出去轉轉吧,好多名山大川,我們還沒看過呢。母親坐在那里。一邊大顆大顆地落淚。一邊連連點頭說,是、孩子,咱們該出去了。然后,便顫顫巍巍地從另一個屋里找來一包東西。


  母親一層一層把包打開,里邊包裹著厚厚的幾沓人民幣。母親滿眼噙著淚花,說,孩子,媽不是沒有錢,那些年,不帶你出去,真的不是舍不得花錢,媽只是不敢,媽怕你看到別人都活蹦亂跳的,自己再想不開……


  年輕人聽罷,先是一愣,接著,便抱著母親號啕大哭。他哪里知道,母親這些年來,為他遭受了多少辛酸與委屈。


  在我們的生命中,好多人都為我們擎過一把傘,有形的也好,無形的也罷。更多的時候,我們把絢麗的生活過暗淡了,把精彩的日子過平常了,就是因為我們活得太過粗心,從來沒有意識到頭頂上有這把傘,也從未留意過落在親友或他人肩上的那一肩雨。


  是的,如果我們留意到了,就一定能在那一片濕潤中,觸摸到人生的幸福。


  文中的年輕人,很容易讓我們想起剛剛過世的作家史鐵生。他們有著類似的經歷,也感受著相同的母愛。有一些付出是無聲的,我們也許會后知后覺,但不能永遠無知無覺。文章最后的幾段議論,既呼應了開頭的小故事,有將其升華為一種對人生的警醒。讓人不由得開始檢索自己的生命歷程中,是否也是同樣的粗心。


  所以,在你拼命趕路的時候,別忘了不時地看看頭項,看看身旁,給為你撐傘的人一個深深的擁抱。


  [例文三]


  旅行的意義柳再義


  旅行的快樂并不在旅行當中,也不在旅行之后。


  旅行是把幻想一步步做成現實。一想到要出門旅行,誰能不歡呼雀躍呢?這意味著眼前的煩惱都可以先放下了。曾經有人說過,旅行是一種熱情,懷著海風吹拂般的心情。就像愛情與結婚一樣,是出發前收拾整理充滿人生妄想的提包。


  想象有多種可能,幢憬是愉快的。海市蜃樓是遠處的風景,歸于近處的現實,原來如此啊。不免有點失望。


  是旅行改變了目前的處境。時間上松弛了,地點上離開了。旅行要是新的,最好還是想不到的,這才會有驚喜。


  旅行是不能當任務去完成的。隨心所欲,走馬觀花,旅行者走在異地的路上,一切都是臨時的、陌生的,最能滿足好奇心。


  在景區,你舍不得離去,就用相機把美景帶回家。旅行是一次性的,倘若你在景區停留,長久地住下來,就不叫旅行了。你在景區看風景,景區的人看你是風景,他們對景區熟視無睹,而你,是新鮮的元素。


  這大概就是行走的意義。人的一生要穿越不少地方,從童年一直走到了老年。夕陽西下,在墻角或者樹影下回味那些往昔時光,像放電影一樣撫摸過去,幸虧還旅行了一些地方。所以說最大的懲罰就是限制人身的自由,無法旅行,時間成了難熬的無涯。(選自2011年2月13日《廣州日報》)


  自從“讓心靈去旅行”的廣告熱播之后,人生和旅行就更加廣泛地被人畫上等號了。“遠方”成為一種美好的向往。但我們其實也知道,遠方不一定都那么美好,畢竟是異鄉,那種被認同感怎么也比不了自己的家鄉。但我們又如何能容許自己一輩子逗留在原地。


  所以,不要畏懼了,前方縱有千難萬險,那也是人生的一部分。空間和時間,構成我們人生經驗的種種。“人的一生就是所有無窮微小時間之和。”就像臺灣著名漫畫家蔡志忠先生所說的那樣:沒有哪一部分是可以割舍的,于任何時空境遇都能我、人、主、客完全地融為一體,才是體驗生命的真諦。如果,我們不能融入于今日、此時、此地、此刻,就別提明天會來臨。因為,來臨的每一個明天、明天、明天……都只是當時,今日、此時、此地、此刻。這些構成無窮多數無窮小剎那中,無論它是好、壞、凈、垢、寒、暑、高、低,都是整個人生的一部分,沒哪一部分不是自己。我們如果排斥忽略它,就是忽略自己的人生。


核心期刊推薦


發表類型: 論文發表 論文投稿
標題: *
姓名: *
手機: * (填寫數值)
Email:
QQ: * (填寫數值)
文章:
要求:
彩客网双色球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