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客网双色球推荐

當前位置:論文網 > 論文寶庫 > 法學法律類 > 刑法 > 正文

完美謀殺

來源:UC論文網2019-04-05 15:20

摘要:

  挖哇吧風雨如書挑燈碼字這篇稿子的最初是想寫成推理的,結果因為中間情節的發展變成了懸疑,不管是什么類型,只要好看就行。已經好久沒上稿了,中間隔了很長時間,其實不是不寫,只是上不了啊!所以,我要努力,努力,再努力!  1.相親會  這是幾名為了兒女幸福著想的老太太組織的相親會,很不幸,我的媽媽也是其中一分子。所以,無論我好說歹說,還是被媽媽拉到了相親會上。  此刻,我對面的一名胖子正在唾沫飛濺地講...

  挖哇吧風雨如書挑燈碼字這篇稿子的最初是想寫成推理的,結果因為中間情節的發展變成了懸疑,不管是什么類型,只要好看就行。已經好久沒上稿了,中間隔了很長時間,其實不是不寫,只是上不了啊!所以,我要努力,努力,再努力!


  1.相親會


  這是幾名為了兒女幸福著想的老太太組織的相親會,很不幸,我的媽媽也是其中一分子。所以,無論我好說歹說,還是被媽媽拉到了相親會上。


  此刻,我對面的一名胖子正在唾沫飛濺地講著自己白手起家的創業史。他叫金大山,是一名水產買賣商。坐在我旁邊的是一個女孩,她的名字叫白穎,是市中醫院的護士。也是我媽媽今天讓我主要攻占的對象。


  白穎性格溫和,對于別人的談笑,并不是特別在意。這樣的表現,有兩種可能,一是已經有了喜歡的人,另一種便是這個相親會上,沒有她喜歡的人。想到這里,我心里不禁有些輕松。


  我的名字叫周遠,是一名自由撰稿人。最初,是喜歡看一些懸疑推理小說,后來便開始寫。沒想到,還能發在一些雜志上,換取一定的稿費。于是,我干脆把工作辭掉,專職寫作。相信很多人都明白,寫小說的人社交的范圍會變小,更別說認識女孩子。所以,我的媽媽才會想盡各種辦法為我聯系。


  金胖子終于講完了,現在介紹自己的是坐在金胖子旁邊的一個文弱的男人。他戴了一副眼鏡,不時拿手扶著眼鏡。


  “周先生不是寫推理的嗎?要不,你猜猜,這位文弱的羅明是做什么工作的?”金胖子晃了晃肥碩的大腦袋,有些挑釁地看著我。


  “是啊,是啊!我倒想看看,推理有沒有那么厲害。像不像電視上面演的,能讓死人開口說話。”贊同金胖子的是坐在白穎旁邊的一個女孩,她剛才介紹了自己,名字叫謝蘭花,是一名插花師。


  “那好。”我笑了笑,“羅先生想必是一位公務員吧!大家可以看一下,羅先生的右手趼子明顯要比別人多。這說明他是一個長期握筆寫字的人。還有,羅先生的西服筆直,領帶襯衫中規中矩,很明顯,是長期穿著養成的習慣。如此注重衣著打扮的公務員,應該是某位領導的秘書吧!”


  羅明睜大了眼睛,他扶著眼鏡的手許久沒有松開,然后點著頭說,“周作家,你真的好厲害。不錯,我是一名公務員,是法院審判長的資料員。”


  “好厲害啊!”謝蘭花拍手叫了起來,這讓本來有些尷尬的氣氛,終于緩和起來。


  我謙虛地笑了笑,轉眼,我看見白穎柔和地望著我,這讓我的虛榮心得到了大大的滿足。于是,我又開口說話了,“推理不過是觀察比較細膩而已。你們知道一年前的代號X嗎?”


  “代號X?那不是新聞里說的隱形殺手嗎?案子成了懸案。”謝蘭花追問道。


  “有沒有成為懸案,這個我相信羅明先生很清楚。不過,這都屬于法院的機密。我們不得而知。關于代號X,我和幾個推理朋友研究了一下,我們覺得,其實他們也沒有傳說中那么神奇。之所以沒有找到兇手,那是因為可能中了對方的圈套。如果,再有代號X殺人的話,我一定幫助警方,抓住兇手。”我揚了揚頭,高聲說道。


  “周作家,這話說得豪邁。來,我敬你一杯。”金胖子端起酒杯站了起來。


  我慌忙站起來。


  坐下來的時候,我看見白穎緊蹙著眉頭,似乎在想什么事情。白穎的神情舉動,讓我有些悵然。如果我真和性格如此內向的女孩走到一起,我想我一定會變成悶葫蘆。


  2.重癥病房里的病人


  再次見到白穎,是相親會后的第三天晚上。那個時候,我正和一個朋友在網上聊的火熱。他的名字叫莊秦,也是一名懸疑推理作家。不過,他要比我的名氣大得多。很多時候,我把他當作自己的老師,向他請教一些推理上的問題。


  “遠兒,白穎來電話了。你看,那個相親會多管用。”媽媽推開門,喜滋滋地對我說。


  白穎的電話?這讓我倒覺得有些疑惑,我站起來向客廳走去。


  “我是白穎,我,我有事情找你。”白穎的聲音有些顫抖,似乎很害怕的樣子。


  “你說,慢慢說。”我安慰她說道。


  在白穎的敘說下,我知道了整個事情。


  今天下午,醫院重癥病房來了一名病人。院長交代,讓白穎晚上守著他。并且煞有介事地告訴她,這個人是警察要求看管的證人,所以一定要好好保護。本來,守護病人,是白穎的職責,可是,院長的話讓白穎心里有些忐忑。她在電視上看過,一些警察的證人,都被別人在醫院殺害滅口。


  心里害怕的白穎忽然想起了我。在相親會上,我的大膽推理,讓她撥通了我的電話,她希望我能晚上陪她一起守護那個重癥病人。


  聽完以后,我爽快地答應了。


  晚上出門的時候,媽媽拿了一大堆東西往我包里塞。這是給白穎吃的,對皮膚好,這是給你吃的,可以提神。顯然,她已經把我和白穎的關系當成了男女朋友關系。對此,我無奈地搖了搖頭。


  出租車停在中醫院門口,下車,我看見站在門口,一臉等待的白穎。看見我,她的神情似乎安和了很多,又恢復了以往的羞澀。


  “麻煩你,真是不好意思。”白穎輕聲說道。


  “客氣了,也許以后我還會天天接你下班呢!”我開了個玩笑。


  白穎的臉紅了,她低著頭,帶著我向里面走去。


  在路上,白穎告訴我,她把自己找人陪她的想法告訴了院長。起先,院長死活不同意。因為,這是警察秘密托付的病人。后來,院長答應,如果白穎找的人值得信任,便同意白穎的請求。


  “這個,沒問題。”我笑了笑,和她一起進了院長的辦公室。


  院長看見我,愣了一下說:“白穎找的人就是你啊!”


  我點點頭,“是啊!你能信任我嗎?”


  院長哈哈一笑,說,“我就是不信任警察也會信任你的呀。”


  走出院長辦公室,我告訴白穎。在以前的一個案子里,我曾經幫助過院長。如果不是我的推理,刑偵大隊的隊長高成差點兒就把院長當兇手抓起來。


  在白穎帶領下,我見到了那個神秘的病人。他全身纏滿了繃帶,氧氣管伸在鼻子里,旁邊的一些儀器正在監視他的血壓和心跳頻率。看來,他的確傷得不輕。從全身纏著的繃帶來看,他似乎全身都受到了傷害。


  就在我們準備離去的時候,躺在床上的病人突然動了一下,嘴里發出一些含糊不清的聲音。


  我看了看白穎,然后湊到了他跟前。


  “代,代。”他喃喃地說著什么字。這讓我聽上去很費力。


  “白穎,通知警察。他似乎想說什么線索。”我回頭對白穎說道。


  白穎走出病房后,那個人又說出了一個輕微的字,“X。”


  我身體一震,呆住了。他說的是,代號X。


  3.殺手出現


  一年前,城市里發生一起連環殺人案。


  死者職業不同,性別不同,年齡不同,唯一相同的是都曾去過百家樂超市買過一種名為“血色之吻”的香水。


  對方的動機很清楚,應該是那瓶香水惹得禍。可是,無論警察怎么布置,對現場怎么鑒定,都沒有找到兇手半點蹤影。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兇手是一個組織,他們殺人的手法和作案的方式各異。每次作案,都讓人嘆服,簡直可以說是天才犯罪。他們在最后一次殺人的現場,留下一個“X”的標記。于是,這個神秘的殺人組織,被人稱為,代號X。


  我曾經聽刑偵隊的隊長高成說起過,代號X的殺人組織里,有一個人的殺人手法,類似于古代的凌遲。


  眼前的這個病人,讓我想起高成的話。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么,代號X又一次出現了。難道警方要求秘密保護的病人,竟會是代號X沒有殺死的人?


  正在沉思的時候,病房的門被推開了,高成和白穎走了進來。


  “他說什么了?”看來,白穎已經把事情告訴他了。


  我看了看白穎,白穎把門關上,走出了病房,


  “代號,X。”我回頭望著高成說。


  高成臉色緩了緩,沒有說話。


  “你早就知道了,對吧!”我盯著他問。


  “是的。”高成點點頭,“因為傷者在出事前曾向我們求救,說他收到了代號X的警告信。你應該知道,去年代號X的案子是我一手負責的。他們的作案方法、方式,我是再清楚不過的。現場,沒有任何蛛絲馬跡。簡直就是隱形殺手。這次也不例外,當我們趕到現場時,傷者差點兒,就沒命了。”


  高成說的現場情況,我能想象出來。死亡時間和傷口情況無法吻合,兇器無法判斷,到最后,是離奇的密室布控。雖然,到最后,破解了密室的謎題,可卻無濟于事。


  高成很快便離開了,因為他害怕被對方察覺。現在,整個病房其實已經被警察全部秘密監控起來。


  病床上的病人正在輸著生理鹽水,身體連動都不能動。我嘆了口氣,走出了病房。


  走到大廳的時候,我看見白穎正在和一個人說話。走過去一看,竟然是在相親會上見到的羅明。


  “周……作家也在啊!”看見我,羅明顯得有些局促。


  “是我請他過來的,我有點事需要他幫忙。”白穎說道。


  “那,那我就告辭了。”羅明臉色有些難看。


  “改天我們再見。”我笑了笑,友好地向他伸了伸手。


  羅明點了點頭,和我握了握手。轉身,走了。


  “他來干什么呀!”我望著羅明的背影說。


  “說是和金大山一起來看病,卻在前臺晃來晃去的。”白穎說道。


  “沒想到這個文弱的羅明竟然和金大山成了朋友。看來相親會不只可以找對象,還可以找朋友啊!”我嬉笑了一聲。


  “你胡說什么呀!”白穎轉身往病房走去。


  我嘴唇哆嗦了一下,剛才握手的時候,羅明的手心全是汗。當一個性格內向的人見到自己喜歡的人才會那樣緊張,我可以確定,羅明一定是喜歡上了白穎。這讓我心里有些糾結。


  走進病房,白穎正盯著旁邊的心率器在記數據。


  “你的推理真的那么厲害啊!光看打扮手趼什么的,便知道羅明是干什么的。”白穎邊寫邊問。


  “當然不是。說實話,以前,我去法院的時候見過他。羅明的樣子和性格比較典型,不像其他公務員那樣,所以我記得他。”我笑了笑說。


  “哦,這么說,你是騙人的呀!”白穎停下來,說。


  “也不是啊!至少我的理由,可以讓你們信服啊!推理就是這,并不完全需要猜啊!”


  我話剛說完,躺在床上的病人喊了一聲,似乎有什么事。


  我和白穎慌忙走了過去。


  病人的嘴邊泛滿了唾沫,嘴里還說著什么。


  我幫他擦了擦那些唾液,看著白穎問,“怎么會這樣?”


  “我也不知道。他輸的是生理鹽水,只是補充身體營養的。不行,我得叫院長來看看。”白穎說著,按下了救急鍵。


  這個時候,病房里忽然傳來一個聲音,“周遠,怎么了?”是高成的聲音。


  “不知道,病人似乎有些難受。”我的話沒說完,旁邊的心率器以及其他監視設備,登時停了,發出尖銳的鳴叫聲。


  我一驚,慌忙按了按病人脖子上的脈搏,心里不禁大駭。


  病人竟然死了。


  4.握手的人


  我覺得自己的臉色一定非常難看。


  病人竟然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死了。


  很快,院長和法醫檢查出了病人致死的原因。西吡氯銨和生理鹽水發生化合反應,導致病人中毒而死。


  西吡氯銨,這種毒藥怎么會跑到病人的身上。


  死者的家屬很快趕到了醫院,令我沒想到的是,他的女兒竟然是前些日子我們在相親會上認識的謝蘭花。


  悲憤的謝蘭花并沒有理我們,而是撲在父親身上號啕大哭。


  所有人都沉默著。白穎忽然拉住了我的手,我這才發現,自己的右手竟然被什么東西灼傷了一大片。


  院長卻一把抓住了我的手,仔細端詳著,然后,目光凝重地望著我,“周先生,那些西吡氯銨是你帶進來的。”


  “什么?”我登時呆住了。


  “你手上的灼傷正是西吡氯銨和生理鹽水發生反應的結果。你好好想想,今天和誰接觸過。”院長看著我說。


  “他,是他。”我眼前忽然浮現出羅明的樣子,如此想來,羅明和我握手時,手心并不是汗水,而是這種西吡氯銨的液體毒素。


  “看來是這樣了。羅明事先把西吡氯銨的液體毒素抹在自己手心上,然后和我握手。當病人生理鹽水輸入到一定程度,因為不能動彈的緣故,會有唾液從口中溢出,當我為病人擦拭唾液的時候,病人就會中毒。一定是這樣的。”我分析道。


  “那么,現在,我們馬上去抓捕羅明。”高成厲聲說道。


  “我和你們一起去。”我憤怒地說道,真沒想到,羅明竟然會是個罪犯。


  羅明的家,離中醫院并不遠。高成開著車望著前面,皺著眉頭,一臉沉重。


  “你說羅明會不會是受人威脅,才這樣做的。”我實在無法相信,文弱的羅明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也許吧!這個,等抓住他,我們自然便知道。”高成似乎也不太相信羅明會是兇手。


  車子停了下來,我跟著高成走進了羅明所在的家屬樓。


  在物業的帶領下,我們來到了羅明的家里。


  物業說,羅明的父母都在國外,平常就他一個人住。


  可是,無論我們怎么敲門,就是沒人開門。


  “不對啊,我明明看他回來的。怎么沒在家呢?”物業有些奇怪地說。


  “不好,快撞門。”高成遲疑了一下,驚聲喊道。


  門被撞開了,打開燈,我一眼看到了躺在地上的羅明。


  他睜著眼睛,身體側倒在地上,他的右手和身上血肉模糊,似乎被什么東西挖爛一樣。并且,房間內,有一股濃重的煤氣味道。


  高成撥通了局里的電話。然后,我們一起勘察了現場。


  現場并不凌亂,從羅明死亡的姿勢看,應該是在客廳被殺害的。并且,高成在羅明的口袋里發現了一封信。


  今晚十點,市中醫院。署名,代號X


  這封信應該就是代號X行動的指示信,可是,羅明為什么會被殺害呢?


  十分鐘后,法醫和技術部的人趕到了現場。經過檢查,羅明右手和身上血肉模糊的地方,正是西吡氯銨毒素腐蝕的作用。只是,令人疑惑的是,羅明的死因。除了房間里的煤氣味兒,再沒有其他疑點。


  通過對現場的排查,可以確定。羅明是回到家后,手上的西吡氯銨遇到可以發生化合反應的物體,開始發作。而羅明身上被毒素腐蝕的部分,應該是自己右手抓摸所致。


  案子瞬間陷入了僵局,現在我終于明白為什么一年前,代號X的連環殺人案,最后會成為懸案。


  對方的殺人方法方式,真的是匪夷所思。


  5.金大山的求助


  從羅明家走出來的時候,天已經蒙蒙亮了。高成回了警察局,我直接回了家里。


  倒在床上,困意和疲倦潮水一樣將我包圍,我很快便睡著了。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我聽見有人敲門。


  外面天色有些奇怪,灰蒙蒙的。


  打開門,一個人站在外面。他穿著一件黑色的衣服,低著頭,手里拿著一個黑包。


  “你是?”我疑惑地望著眼前的人。


  男人抬起了頭,露出一張孱弱的面容,有些蒼白,竟然是羅明。


  “代號X。”羅明顫然說道。


  我猛地坐了起來,冷汗順著額頭流下來。


  這個時候,外面有人說話。


  “周遠在家嗎?”是金大山的聲音。我慌忙穿上衣服,走了出去。


  金大山的到來,讓我很是意外。雖然,那次的相親會是媽媽和她幾個同事組織的,但是我們幾個參加者,是很少聯系的。


  金大山跟著我來到房間,小心翼翼地望了望四周,然后把房間門關上。


  “怎么了?見鬼了嗎?”我看著他肥大的身體躬著,活像一只大龍蝦。


  “還別說,真是見鬼了。”金大山一臉嚴肅的看著我。


  “說來聽聽。”我不禁來了興趣。


  “事情是這樣的,我有一個朋友叫成三。”金大山講出了自己遭遇的一切。


  成三和金大山一樣,都是搞水產買賣的。不過,半年前,成三的媳婦和母親外出旅游,出了意外。家庭的破碎,讓成三無心經營自己的買賣。因為,平常金大山和他關系好,所以金大山經常照應他。


  可是,幾天前,成三忽然沒了音信。金大山也沒在意,以為他又去喝酒了。可是,奇怪的是,過了幾天,成三的鋪子竟然改成了一個煙酒鋪。這讓金大山有些奇怪。于是,他便去了成三家里。


  成三的家里緊閉著門,無論金大山怎么敲,都沒人開門。金大山越發覺得納悶,于是,他借著后面的窗戶往里望了一眼,結果發現,成三家里所有的東西都沒了,里面竟然成了一座空房。


  就在金大山疑惑的時候,他忽然聞到一股臭味。尋著味道,他望去,竟然看見成三吊在房間里。這下金大山嚇壞了,屁滾尿流地跑了出來。他尋思著報警,可是又怕警察找自己麻煩。思來想去,他決定來找我幫忙。


  聽完他的話,我不禁瞪了他一眼,“人命關天的事情,怎么能等?”


  我拿起家里的電話報了警。


  很快,高成帶著人趕了過來。在金大山的帶領下,我們趕到了成三的家里。


  現場和金大山說的一樣,成三的家里空蕩蕩的,除了成三尸體下的一個板凳,幾乎再也找不出其他家具來。


  “我看一定是有人偷光了成三的東西。成三自殺了。這真是家破人亡啊!”金大山嘆了口氣說道。


  法醫把成三的尸體取下來,發現成三的脖子頸椎骨向上斷裂,應該是上吊自殺所造成的。


  與此同時,去成三水產鋪調查的警察也趕了回來,他說,那家接手成三鋪子的人是在成三手里買過去的,一切手續,都沒問題。


  如此說來,成三在死前,是變賣了自己的鋪子。


  “那么,家里的家具會不會也是他賣的呢?”高成疑惑了。


  “是他賣的。那天,我看見他帶著幾個人拉走了家里的東西。”旁邊有圍觀的鄰居說道。


  這樣一來,他賣掉了鋪子,賣掉了家具。那么,這些錢去了哪里?


  高成打了個電話,似乎在安排別人接手成三的案子。他認為,這個案子可能是其他原因,和代號X案子沒任何聯系。


  真的沒聯系嗎?


  6.一次意外的旅行


  我沒想到,會在咖啡廳遇見謝蘭花。


  當時,我正和白穎在說話。謝蘭花忽然便坐到了白穎身邊。


  “沒想到,那次相親會,竟然撮合了你們。”謝蘭花有些羨慕地說道。


  謝蘭花穿了件灰色的大衣,胳膊上戴著一個黑色的孝布。父親的離去,對她打擊很大。


  “關于你父親的事,我們很抱歉。嚴格說,是我間接殺害了你的父親。”我沉聲說道。


  “不能怪你。對方既然要殺我父親,即使你不在,他們也會想別的辦法的。”謝蘭花悵然說道。


  “所幸,羅明死了。也算是你父親在天有靈了。”白穎安慰她道。


  “不,我父親絕對不是羅明殺的。”謝蘭花忽然高聲喊了起來。


  我和白穎相互對視一眼,問,“為什么?”


  “因為,我父親生前和羅明認識,并且關系很好。這些我也是在父親追悼會上知道的,是我父親的同事告訴我的。”謝蘭花說著,眼淚涌了出來。


  “他們認識,你怎么不知道啊!”白穎問道。


  “我和父親的關系以前不是特別好,所以彼此很少問對方的事情。現在父親走了,我才明白,以前自己的做法是多么愚蠢。”


  謝蘭花走了。我和白穎寂寂無語。


  許久,咖啡廳里響起了溫柔的薩克斯音樂。細膩柔媚的音樂,讓我有一種迷醉感。我望著白穎說:“那次,相親后,我一直很想你。”


  白穎低下了頭,似乎在想什么,片刻后,她抬頭說道,“我媽說,以后結婚的話,得買房子。”


  我撲哧一聲笑了出來。我實在沒想到,白穎接受我后說的話竟然是買房子。我正色說道,“沒關系,我最近接了一個大生意。做完以后,我們就買房子。”


  “哦,是長篇嗎?我聽說人家寫一個長篇,可以賣好幾十萬。”白穎望著我說。


  我沒有說話,端起咖啡,一口飲了下去。


  回到家,我看見高成的車停在門外。


  果然,高成正在家里等我。我的媽媽正一臉焦慮地站在一邊,看見我,她慌忙問道,“遠兒,這位警官找你。你是不是犯什么事了呀!”


  “哎呀,伯母,我都跟你說了。我是周遠的朋友。”高成一聽,慌忙解釋道。


  我笑了笑,說,“是啊!他是我朋友。你想哪兒去了。”


  高成說,他們已經發現了羅明的死亡方式。并且,他們通過調查發現羅明和謝蘭花的父親謝偉風,關系很好。


  “是啊,謝偉風,還曾經主動貼錢邀請羅明一起出去旅游過。這個,我聽謝蘭花說了。”我接口說道。


  “對,就是這次旅行。還有一件事情,你肯定沒想到。”高成揚了揚眉,說道。


  “什么事?”我怔了一下,問。


  “成三的母親和媳婦也參加了那次旅行。并且,出事的時候,羅明和謝偉風就在她們旁邊。我找到了那次旅行的記錄,她們是在過一個鐵索橋時出事的。當時,成三的母親和媳婦緊緊抓著一塊即將脫落的木板,懸掛在半空中。羅明和謝偉風拉著旁邊的鐵索。成三的母親和媳婦向羅明和謝偉風求救,卻遭到了拒絕。最后,掉了下去。”


  “什么?”我心里一震,這樣的情景,讓我想起一個偵探小說里的情節。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么殺死謝偉風和羅明的直接嫌疑人便是成三。


  難道,成三就是兇手?


  7.背后的兇手


  成三當然不是兇手。羅明被殺的時候,成三早已經死了。這從他身體腐爛的程度就可以得到證實。


  如果兇手不是成三,那么,又會是誰?


  “現在,我來講一講羅明死亡的方式。”高成繼續說道,“我們通過對羅明尸體上的腐蝕程度和西吡氯銨的化驗,發現,在羅明右手上的毒素并不是西吡氯銨。而是一種來自大西洋海底生存的海豚的毒素。這種毒素和西吡氯銨很像,唯一不一樣的地方是,它需要和一氧化碳發生化合作用才能發作。這就解釋了,為什么,羅明的死亡方式和死亡時間以及身體傷口的詭異和離奇。”


  “可是,這又能說明什么?”


  “了解到這個信息,我們馬上組織人員去調查。終于發現,最近一周有一個人曾經進行過這種海豚的買賣。并且,我們在他的住處找到了剩余的毒素。這個人,你很熟悉。”高成微笑著說道。


  我一愣,很快一個人浮現在眼前,“金大山?”


  “是的,就是他。”高成點了點頭。


  “可是,這,不太可能吧!”我有些不相信。


  “你看看你,怎么忘了自己是推理小說家。你想啊,金大山和成三的關系。那么,成三自己沒有報仇,又把家產賣了。你說,他是為什么?”


  “買兇殺人?對,成三把賣家產的錢給了金大山,然后讓他幫他報仇。”我忽然明白了過來。


  “成三家產的錢我們不確定。不過,成三死前曾經在保險公司買了一份高達10萬元的保險,并且受益人就是金大山。這一點,已經毫無疑問。并且,金大山承認,成三死前曾經求他幫忙做一些事情。那就是把海豚毒素暗地里弄到羅明身上的。那天是金大山約羅明去醫院的,目的就是想嫁禍給你。他這樣做的目的就是為了給成三復仇,懲罰謝偉風和羅明見死不救的冷酷性情。所以,當羅明到家,一進門,手上的毒素便和房間里的煤氣發生了化合作用。”高成說道。


  真沒想到,兇手竟然會是金大山。只是,謝偉風既然被秘密保護在醫院里,他怎么會知道?我剛想問高成,卻想起了羅明。既然,羅明和謝偉風關系那么好,羅明當然沒有理由不會知道。


  “那么,之前給謝偉風那封代號X的警告信和傷害謝偉風的人是他嗎?”我忽然想起了一個問題。


  “這個金大山并沒有承認,你知道的,罪犯總是狡猾的。不過這件案子基本上已經告破。所以,這并不是真正的代號X殺人案。只不過是一起冒充代號X復仇的案件而已。”高成最后總結道。


  法院判決的時候,我和謝蘭花、白穎都去了。期間,金大山一直在喊冤。甚至,他沖著我喊,“周作家,你的推理那么好,你救救我啊!我真的不是故意。我沒想到那些東西能殺人啊!”


  我沒有說話,只是緊緊握著白穎的手。這一幕,讓我想起第一次見金大山的時候,他坐在我的對面,唾沫飛濺,激情昂揚地講著自己白手起家的創業史。


  想到這里,我禁不住潸然淚下。


  8.真正的真相


  窗外,樹影晃動,人聲鼎沸。


  這是這個城市最好的酒店。我輕輕撥了撥臉上的面具,盡量讓呼吸順暢一些。桌子旁邊坐了六個人,每個人都戴著不一樣的面具。他們中間有的是警察,有的是法醫,有的是心理學家,有的是偵探。當然也有的是懸疑推理小說家。這就是代號X的組織,今天,我們在祝賀又一次成功殺人。


  當然,今天的主角是我。


  成三的確是找兇殺人,不過,他找的不是金大山,他找的是我們代號X組織。接手他的要求的人是我。于是,我布置了一個圈套。金大山,不過是一個替罪羊。成三的要求,只是為自己的母親和媳婦報仇。哪怕犧牲他自己的性命。


  謝偉風所中的毒當然也是真正的西吡氯銨,這些自然是我的杰作。羅明手上的海豚毒素,根本不可能致死,所以,我在他離開的時候同他握手,加入了真正的西吡氯銨。


  我曾經對白穎說過,我最近接了一大筆生意,很快,我們就能買房子了。


  布置這個計劃之前,我曾經問過我的朋友莊秦。他說,最完美的謀殺是什么,就是走到最后,真正的兇手是偵探或者警察。


  走出酒店的時候,我看見一輛車停在了我面前。高成從車上走了下來。


  “你不是問過我,謝偉風之前收到的警告信和被傷害的事情是不是金大山做的嗎?現在我可以告訴你,不是。”


  “那是誰做的?”我看著他,冷聲問道。


  “謝偉風第一次被人殺害的時候,很不巧附近有人用DV機拍下來了當時的情景。只不過他是在金大山被抓后才送到了警局。不過還來得及,我在資料里看到了兇手的樣子,綜合之前的案情,我找出了隱藏在金大山背后的另一個兇手,也就是真正的兇手,你。”高成說完把手銬戴到了我的手上。


  這并不是一次完美謀殺,因為再好的布局總會因為一些意外情況而毀于一旦。我很難過,莊秦告訴了我最完美的謀殺是什么,但是他沒告訴我,每個完美謀殺走到最后,都會為自己的罪惡付出代價。


核心期刊推薦


發表類型: 論文發表 論文投稿
標題: *
姓名: *
手機: * (填寫數值)
Email:
QQ: * (填寫數值)
文章:
要求:
彩客网双色球推荐